李春晖脱掉小金的短裙及三角裤内,屁股是又白、又圆、又肥大,而生满一片浓密粗长阴毛、肥突的阴阜上面,已经是湿漉漉、粘糊糊的。
 
那淫靡的景像看得春晖血脉贲张,下面的阳具直挺挺的p金的臀沟上,然後一手继续揉捏着小金肥美的乳房,一手揉搓她的肥屄,而下面则用龟头不断的摩擦她的臀部,在她的耳边说:「小金!你的骚屄好多淫水,是不是你太兴奋?」小金被公公搓摸得全身颤抖,由公公硬挺、粗大的阳具上面传来那刚阳的热流,公公揉捏乳房,尤其是那敏感的奶头传来的快感,以及由揉搓阴户传来的电流,都汇在她全身,真使她麻透了、痒透了、也酥透了。
 
小金现在真是心神俱荡,慾火上升,是又饥渴、又满足、又空虚、又舒畅,娇声浪语的道:「公公!别再逗媳妇了~乖~媳妇现在难受死了,快!~快用你的大鸡巴~狠狠的插干媳妇的淫屄吧!~」於是春晖迫不及待地一手搂着小金的纤腰,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鸡巴,瑰蓂O淋的肉屄口用力一挺,整跟粗大的肉棒「吱」的一声,尽根刺入小金的淫蜜的屄腔内。
 
「喔~好美~好公公~你的大鸡巴太棒了~啊~小屄好涨~好充实~喔~啊~」春晖狠劲的前挺,使得大龟头一下子重重的b花心上,p金玉腿乱蹬!春晖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後挑,恣意的狂插狠抽着!「啊~啊~亲公公~啊~喔~小金美死了~唔~你的鸡巴好粗~喔~小屄被干得~又麻~又痒~好舒服~喔~」小金被干得粉颊绯红,神情放浪,浪声连连,阴户?阵阵的爽快,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,顺着大鸡巴,浸湿了公公的阴毛。只觉得小金阴道?润滑的很,春晖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,阴唇也一开一合,发出「滋卜!滋卜!」的声音。
 
「喔~爸爸!媳妇被你肏死了~好爽喔~喔~好爽喔~亲爸爸,再用力一点!~啊~爸~喔~好棒喔~啊~好舒服喔~喔~爸爸~的大肉棒~干得媳妇爽死了喔~啊~」小金像个荡妇般的大声浪叫着,摇摆着纤腰,好让公公插在自己骚屄?的坚硬肉棒能够更深入蜜屄深处。
 
「啊~大鸡巴爸爸~啊~媳妇爽死了~嗯~泄了啊~媳妇~要泄给我的爸爸了~啊~来了~啊~啊啊~泄~泄了~」小金蜜穴?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,紧紧地将公公的肉棒箝住,一股蜜汁从小金蜜穴?的子宫深处喷出来,不停地浇在公公的龟头上,让李春晖的龟头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。
 
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巴上,拚命地抽插,口?大叫道:「小宝贝~快用力~挺动屁股~「喔~好~嗯~就是这样~干我这个淫荡的小金媳妇~喔~「亲公公好会干喔~啊~噢~天~宝贝!噢~噢~要死了~媳妇快要美死了!宝贝,亲公公,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,媳妇要死了!噢噢~噢~狠狠地插干媳妇的骚屄~干~再干~用力干~干死媳妇~呀~我好~好爽~哦~鸡巴n深喔~嗯~哎唷~嶀艉F~我~没~没力气了~喔~唔~」小金尖声浪叫着,屁股疯狂地摆动,春晖不得不紧紧扶住她的屁股,以免肉棒从肉洞中滑出。
 
「哎~亲爱的~我没有力气了~哎呀~又嶀艉F~唔~坏公公~哦~干死媳妇了~」小金被干得双脚酥软,双腿下沈,花心被页p麻,不禁全身颤抖,秀眉紧促,小嘴大张,浪叫不已!春晖见小金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态,更激发他的变态心理,於是他将起,将小金的两条粉腿紧勾着他的後腰,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,一面挺动屁股,将他的大鸡巴猛攻进小金的肥屄中。
 
「啊~啊~好舒服啊!好公公,再插深一点!鸡巴n深~嗯~嗯~好硬的大鸡巴~n深~插到底~不行了~媳妇~又要~丢了~」小金的叫声越来越大,不停的浪叫声,刺激得春晖更用力的抽送着,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着。
 
「喔~喔~浪媳妇,大鸡巴公公要天天插干你~插死你,我干死你!干~喔~喔~喔~我干~我插~喔~」春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,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小金的子宫。
 
「啊~我的大鸡巴~亲公公~小~浪屄~媳妇~又要泄~泄~了~啊~啊唷~我忍不住了~又要泄~泄~了~好美呀~啊~泄死媳妇了~喔~泄死媳妇了~」「啊!亲妹妹~夹得我好舒服~哇~公公要泄了~啊~我要~要射精了~我射了~」已泄了两次的小金於是挺起肥臀,拚命地往上扭挺着,并用力收夹小穴?的阴壁及花心,紧紧地一夹一吸公公的大鸡巴和龟头。
 
「爸爸~射进来~通通射给媳妇~烫死我了!」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,紧紧地搂抱在一起,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,连连的喘着大气,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了。
 
终於,翁媳两人同时达到高潮,春晖全身不停地颠抖着,一股股浓浓的乱伦精液猛烈地喷射进媳妇的子宫内。
 
然後才瘫软地趴在全身抖动、进入虚脱状态的媳妇身上。
 
他们躺着休息了好大一会儿,心情才平静下来,觉得身上有了点力气,於是去卫生间盥洗~从此每次与小金亲热时,春晖都千方百计地挑逗,搞得小金欲仙欲死、宛转娇啼,无论春晖怎样轻薄,小金都不拒绝和拦阻,因为春晖每次带给她的都是美好的享受,甚至於只要一想到公公那条粗硬的肉棍,小金都不禁淫水直流湿了三角裤。
 
翁媳两忘情的乱伦虽小心,但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,有一天翁媳正在仙先欲死之际,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这场春宫戏,观众正是他大儿子李靖仁。
 
李靖仁对父亲行为虽然不能接受,但却贪婪的看着骄美的弟媳,小金那骚入骨里的淫荡,那双腿修长,蜂腰轻盈婀娜,体态曲线优美,皮肤细腻白嫩,白中透红。
 
那蚀人骨肉的申吟声,早就老二翘得半天高,他决定要好好享用小金的肉体,看完这场春宫戏他一溜烟的开车溜走找老相好灭火去了,但整个过程他仍忘不了弟媳小金的春宫戏,把老相好美蓉当成弟媳小金才高潮射了精。
 
此後李靖仁无法按捺对弟媳小金的慾念,只好对妻林香梅及老相好美蓉不停的性交才免强压住慾火。
 
李靖仁终於展开行动了,这天老爸去旅行、老婆去姐姐家、弟弟去大陆出差。
 
这是一个绝佳机会,李靖仁藉口不会有人进来将大门全部反锁,理由充足小金不曾起疑,晚饭後根本没收拾碗盘,李靖仁就有侍无恐的抱住小金,小金奋力挣扎,摔倒在地并大叫,可是有什用?倒是连身衣裙往上缩,漏出了让李靖仁为之疯狂的玉腿、迷人的三角裤及浑圆的美臀,小金爬了起来想冲进房间,李靖仁一个箭步,抱住小金的骄驱,揉乳房、吻耳朵,小金仍想挣扎,怎奈力不及大伯,只能任他为所欲为,苦苦哀求放了她,并哭着质问他为何要侮辱她、蹂躏她,李靖仁硬是充耳不闻,仍继续猥亵小金,小金只能希望恶梦赶快结束,不要被大伯奸淫甚至射了精,此时小金不再反抗任他所为。
 
李靖仁手伸向小金的背後,把衣裙的拉练从上一直拉到腰部。
 
玉背敝开了,露出了雪白丰腴的肌肤和一根红色的乳罩带子。
 
李靖仁的双手在裸背上粗暴地抚摩。
 
接着,李靖仁伸出两手,攀着小金的肩头,将那连衣裙向两边扒开,露出雪白的肩膀。
 
衣服滑落到地。
 
一尊洁白如玉、美妙绝伦的娇躯,并拉下乳罩脱掉小金的三角裤,并推倒小金,李靖仁一手搂着小金的脖子嘴里吸着乳房,一手挖着肉穴,小金痛苦不堪,李靖仁却兴奋不已,一个因惊吓无助而泪流满面,一个手忙脚乱还不时漏出亵的笑容,平时端装美艳满脸笑容的小金及斯文有礼风度翩翩的李靖仁,早就不知到那里去了。
 
李靖仁继续玩弄小金,李靖仁的肉棒已胀大得受不了,也就不管小金的阴道湿不湿,打开小金的大腿,阴茎戛B慢慢刺入。
 
龟头已经被阴唇包住,李靖仁再拉住小金的腰,用力往後一拉,整根阴茎已经插入,李靖仁开始使出全力抽送,小金的有点挣扎故阴道紧缩,强暴式阴茎插入又因为乾涩,故感觉阴道极为紧密,但越是紧密的阴道,男人插得越爽。
 
李靖仁阴茎磨擦着小金的阴道,因为插得十分猛烈,三十分钟後小金的阴道因为乾涩而红肿破皮,流出淡淡的鲜血,也因为李靖仁的冲刺,小金的大腿沾上不少的淫水。
 
这个淫秽景象,使得李靖仁满足变态的虐待心理而感觉更爽,插得也更用力,两手则用力揉捏小金的双奶。
 
小金的胸部很丰满且很有弹性,故李靖仁已把小金的双奶捏到瘀伤仍不罢休。
 
要射出来了!李靖仁突然喊叫着。
 
此时他使出全力作最後冲刺,快速再迨Q多下後,李靖仁把阴茎插到最深入尽情喷洒精液,喊着哈!哈!美女就是美女,干起来果然很棒!真爽啊!李靖仁射完精拔出阴茎一看,上面全是小金的血水和淫水,而小金的阴道口仍有一些鲜血,并且地上也全是李靖仁最想要看的淫秽液体的糜乱景像,小金此时已因刚才哭喊、生气、挣扎、紧张,疲劳过度而意识昏迷。
 
李靖仁捡起她的三角裤擦拭阴茎上小金的血水和淫水,然後把小金的身体翻了过来趴在地上,早以无力的小金只得随他了:喂!该你捅她的屁眼了。
 
小金此时仍昏迷不醒,亲完小金的屁股,便抚摸她又白、又圆、又美的屁股,一边从背後用阴茎摩擦小金的阴唇,渐渐的李靖仁的阴茎已胀大得发痛了,用了点小金的血水和淫水,擦在龟头上往屁眼插了下去,因过於紧小李靖仁用了好多力气,分四次才整根进入,屁眼紧紧的包围着他的鸡巴,舒服极了,他开始慢慢的抽插着她的肛门,并且伸出手臂到前面去揉搓小金那坚挺的硕大乳房。
 
舒服得让李靖仁有点昏厥,李靖仁继续干着小金的屁眼,小金的屁眼已经被干得通红了,疼痛不已的小金早已醒来,不停的哭喊求饶道:「大伯;求求你饶了我,放过我好吗?我快痛死了,肛门要被你插烂了~哦~哦哦~好痛ㄛ」李靖仁觉得自己要舒服极了,那管她去死,那天她淫荡的景像所激发的慾望还没澈底满足呢?便把继续用力插入小金的屁眼内,哦~小金~你个荡妇~太舒服了~啊啊~干死你~」粗大的棒身与直肠肌肉的猛烈摩擦带给他极大的快乐,屁眼紧紧的包围着他的鸡巴,舒服极了,「哼~噢~我的肉棒~爽到天了~啊啊~」李靖仁一直猛插,每一次他用力地挤进去,小金紧缩的後门紧紧地钳住他的肉棒,使他舒服得大声呻吟:「哦~荡妇~快叫啊~太舒服了~啊啊~干死你~」他双手抓紧小金的丰满屁股,拚命用力在肛门上抽插。
 
小金好像呈现失神的现象,披肩的长发散乱地垂下来,整个人软绵绵的任由李靖仁横冲直撞。
 
李靖仁全身舒服的一抖,同一时间射精了!一股浓浓的乱伦精液射在小金的肛门?。
 
小金的屁眼不堪李靖仁的蹂躏,也流出淡淡的血丝。
 
他拔出阴茎休息一下,叫小金帮她用嘴清乾净,小金无奈的用嘴第一次帮男人含阴茎,不停的清理这让她作呕的阴茎,但李靖仁那种感觉就比插阴道、干屁眼更强烈,鸡巴渐渐坚硬如火。
 
小金握住肉棒的根部,小金把龟头吞入嘴?,李靖仁扭动屁股深入喉头时,用力抓住淑媛的头发:「啊~小金!~我要射出来了,我已经~」李靖仁扭动的屁股突然停止,开始痉挛,随着脉动,精液射入小金的嘴?,「啊~小金,太好了,把它吞下去!」小金无奈的吞下最後一滴精液。
 
从吃完晚餐到现在淩晨1点多,李靖仁在6个小时内射了三次精,慾火已熄灭了,不再淩虐小金了,精虫作怪的他已清省了,才有点後悔为什麽要强暴她,用拐的也许更能得到满足也说不定,而小金早已累到一动不动,也不怕李靖仁再对她怎麽样了,李靖仁有点後悔,拿了凉被及诊头帮小金弄好,让她在原地好好休息,自己则强打精神收好餐厅,洗个澡。
 
才到客厅睡觉,主要怕小金跑了造成无法收拾的後果。